康美e药谷          全国服务热线4006-600518转6

当前位置:
种植中药材,使贫困农户走出“材”富路
【更新时间】2017-11-13 【来源】康美e药谷原创 【浏览次数】
甘肃省定西市鼓励贫困农民种植中药材,强调标准化种植,推动全产业链发展,曾经的贫困户纷纷盖起新楼、开起新车——
 
脚下是山间小路,可放眼望去,不远处数十栋别墅式小楼错落有致。更远处,一辆小轿车鸣着喇叭驶出村子。“那是莲峰镇绽坡村,现在村民们种药材赚了钱,盖楼房、买车都不是稀罕事。”甘肃省定西市渭源县中药材产业办公室副主任陈鹏指着四周说,那些层层叠叠的梯田上种着党参、黄芪、当归等中药材。
 
陇中定西素有“千年药乡”之称,今年9月,甘肃省建设国家中医药产业发展综合试验区启动大会就在这里召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贫困是定西头上摘不掉的“帽子”。但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没有选择离开,他们在山间播撒下中药材的种子,走出一条脱贫“材”富路。
 
生财有道,抓住中药材商机
 
定西市岷县梅川镇车路村村民陈龙中在自家院子里摆弄着架子上的当归茎秆,茎秆头上挂着已经干燥了的种子。“屋子里还存有一吨多的当归种,去年的价格是每斤300元左右。”陈龙中大概算了算,这些种子至少能卖到五六十万元,想到这,他咧开嘴笑了。
 
车路村村主任车卫红介绍说,全村3300亩耕地现在全部种上了中药材。原来种小麦、玉米,每亩收入在1000元左右。现在种党参,一亩地的收入在5000元左右。村民中年收入最高的超过10万元。
 
“我当时就觉得种中药材肯定能赚钱。” 20年前,定西市漳县大草滩镇石咀村的雷想合在村里人疑惑的眼光下扩大种植中药材的规模。后来,他第一个在村里建起了楼房,开上了小轿车,还带领大家共同种植中药材。石咀村成了镇上第一个脱贫致富村。
 
喜讯不仅鼓动着村里的人,还飞到了那些早年外出打工的年轻人耳边。现年39岁的张玉2002年离家去新疆种果树、卖水果,没赚什么大钱。2006年,听说村里很多人靠种中药材赚了钱,买车、盖房子,张玉心里痒痒的。从新疆回家后,他不仅把家里的土地都种上中药材,还租下别人闲置的土地。30多亩土地上的药材每年都能全部卖光,张玉非常高兴:“每亩能赚三四千元,一年下来能收入十几万,可比背井离乡打工好多了。”
 
据了解,去年定西市中药材种植业产值达76亿元,加工业产值达56亿元,市场销售额达160亿元。
 
锱铢必较,树立道地药材品牌
 
适宜的土壤和气候,是上天赐予人们的礼物。而接受这份馈赠,同样需要智慧与汗水。
 
42岁的药农梁治国蹲在大湾山那片当归地里,一边拔着杂草一边查看着今年药材的长势。梁治国住在岷县寺沟乡立珠村,20年来一直种植中药材,今年他的520亩土地上种的都是当归。
 
“当归、黄芪、党参、猫尾草倒茬轮作,药材才能长得好,除此之外,我还严格遵循合作社里的种植要求。”梁治国说,自己最开始只种一两亩,一年赚几千元,即使2003年扩大了种植面积也只能赚三四万。“但2016年加入了合作社后一年就赚到十多万。”合作社要求“七统一”,即统一施肥、统一覆盖地膜、统一技术标准、统一使用无公害农药、统一田间管理、统一质量追溯、统一产品购销。“种植时有县畜牧局技术人员指导,药材收获后,合作社会按照订单合同以高于市场的价格收购。”梁治国说,不管是淡季还是旺季,种植的药材都能全部卖出去。
 
“标准化种植非常必要。”陇西药圃园技术员张金文在给药农做培训时经常说起这句话。
 
一脉相承,建中药材产业链
 
初秋时节,早上八点的岷县已接近零度。雾气还未散去,位于岷县的中国当归城里,大大小小的货车已经摆摊多时。正在交谈的买家、卖家嘴里都冒着热气,有的卖家“哗”一下把麻袋里的药材倒在地上的毡布上,有的买家扛着收好的药材正准备装车。
 
广场被分为干品区、当归饮片区、鲜货区3个区域,不管是药农还是收购药材粗加工再来出售的商户,都在各自的区域中井然有序地等待买主。
 
“现在他们再也不用担心买难卖难的问题了。”甘肃当归城生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为民介绍,当归城从2002年开始筹备建设,2005年开始运营,目前周边6个县的药农都来这里交易药材。
 
123公里之外,陇西中医药循环经济产业园首阳分园区的首阳中药材交易市场内,同样人声嘈杂。“要点什么?价格可以商量。”35岁的谢正试图留住一位路过的买家。他是陇西首阳人,年纪不大,可从事药材交易已快20年了。“过去摊位比较分散,而且每次离开还要带走药材。”谢正说,虽然现在每年要交两千多的摊位费,但是药材可以寄存在这里,方便多了。
 
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医药企业代表、中药材商贩和当地自产药农在这个能容纳2000多人的市场中进行交易。去年仅市场上的交易额就达到60亿。
 
吸引各地客商的除了交易市场之外,还有存储仓库。定西市气候干而不燥,凉而不阴,是“天然药库”,已形成“南药北贮”的格局。全市中药材静态仓储能力达85万吨。